• <meter id="blbug"><delect id="blbug"></delect></meter>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 <code id="blbug"></code>
    <nav id="blbug"><object id="blbug"></object></nav>
  • 黑岩网 > 其他小说 > 诸天旅人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五章 你是仙祖?
        在萧晨即将开口的时候。

        一道声音先自他的耳畔响起:“你并不需要担心我对你做什么,我与你并无恶意。”

        萧晨先是一愣,结果,犹疑的看向了这可怕青年。

        因为他见可怕青年目光?#28860;?#21364;嘴唇未动,然而周围的声音?#20174;?#20284;乎是他在说话。

        周乙全身上下只有一双眼睛还有一?#30343;?#33218;,稍?#38405;?#22815;活动,即便是神念都被强大的肉身压制在了体内,想要发出声音更不要想了,是以,只能以右手的神力催动空气波动,发出声音。

        这一过程,他好似无师自通,根本就不需要摸索,宛如篆刻在灵魂深处的修行经验,让他更确认自己从地球穿越到长生界之前,一定早就经历了许多的事情,否则何来这么强大的一具肉体,还?#24515;?#20123;无师自通的修行经验和知识。

        “没有恶意。”萧晨听到这最关键的四个字,然而心里却并非全然就信任了。

        他此刻抱拳拱手,道:“此前,还要多亏前辈出手,替我阻止了八臂恶龙,它那龙蛋是我所盗,本应是我受他怒火,却连累了前辈,本就是萧晨不是,这番不知道前辈来意为何?”

        萧晨意识到这位可怕青年,应该是需要他做些什么,才特意如此,?#28909;?#26159;这样的话,那他倒不如主动一些。

        周乙并没有和萧晨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道:“可否借你体内的天碑玄法一观。”

        借天碑玄法一观。

        当时的周乙只是下意识的想要临摹这个长生界中来历最大的天碑玄法,却没想到其会对于自己活动肉身有所帮助,?#20154;?#27427;?#19981;?#21160;手臂之后,却反而把身具天碑玄法的萧晨惊跑了,他还没来的及体会手臂掌握之后的作用,八臂恶龙便已经回来,阻止了他的行动,等到右手自发神力涌出,幻化出一只大手镇压了八臂恶龙之后,萧晨早已经消失在了海滩,神识被压迫在体内不得出,不得已,他只得慢慢来找了。

        而听到周乙的这个要求,萧晨面色微变。

        他无论如?#25105;?#27809;有想?#21073;?#21608;乙的要求会是这个。

        萧晨是九州世界黄河边的少年,十岁那年,黄河水?#31080;?#24369;,露出了一块大石碑,上书“永镇黄河”,其上有各种图刻被幼小的他记下,而后接触修行,才明白这是一门上古的练气法,十几年来一直修行不掇,可谓是他安身立命的最大秘密,却没想到会被周乙一语道破,并?#19968;?#35201;索求一观。

        周乙在这个时候,说出借法一观的话语之后,也?#34892;?#24653;惚,似乎那错乱的记忆又开始被触动了一丝,让他模糊觉得想起了相似的一些事情。

        或许他曾经也经常这么找人借法一观?

        气氛沉默了一个呼吸。

        并没有过去很久。

        萧晨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光芒,旋即,轻声道:?#20843;?#28982;不知道以前辈之能,为何会?#38901;?#26216;此身不入流的练气法?#34892;?#36259;,但?#28909;?#21069;?#37096;?#21475;了,加上前番又承慧恩情,自当报答,请前辈稍等片刻,我即便将天碑玄法送上。”

        他已经意识到了自身不过是借助神女兰诺破碎虚空偷渡到长生界的一个普通武林人士罢了,遇上了这样一个堪比神灵的可怕青年,什么样的作法是正确的,并不需要多想了。

        然而周乙却是略带几?#20013;?#24847;的道:“一码算一码,八臂恶龙本就与我有因果,跟你没有关系,这次借你玄法一观,便当我欠你一个人情,在这绝岛上,你随时可以来找我为你办一件事。”

        萧晨这个时候才是心中升起喜色,虽然他与周乙的交谈,才不过数句,但通过对方的行为与言谈,他发现此青年虽?#30343;?#21147;可怕,但品格却似乎上佳,行事有一套规度底线。

        这绝岛之上,未知凶险不知多少,若能够得到这样一位强大高手的?#20449;担?#23545;他而言自不用说有多珍贵。

        半盏茶的功夫,萧晨将永镇黄河这一面天碑上的玄法详尽的送给了周乙,没有藏?#21073;?#20063;没有敢生藏私的心思。

        周乙这一刻,心神掠过完整的第一面天碑玄法,陡然身体之上大放光芒。

        好似一颗颗的黄豆“?#20061;尽?#20316;响。

        那是体内一颗又一颗穴道如星辰般被点亮的声音。

        萧晨感受到这股熟悉的神化穴道气息,心底里数着那如黄?#25329;?#20316;响的声音,渐渐地心中大感骇然。

        “三百五十个…再差十五个…”

        他刚想到这里,陡然间,只见三百六十五道光芒宛若周天星斗一般,在周乙的身躯之上点亮,让他的躯体刹那之间好似一个人形的星河。

        人的体内,蕴养了一挂星河。

        这种浩瀚无垠、无所不包的伟大感觉,来?#20174;?#19968;具躯体。

        “三百六十五颗,全部点亮了,不到半盏茶的时间……”萧晨张了张嘴,?#34892;?#33510;涩,尽管清楚可能是因为这可怕青年本身修为就足够强大的原因,但半盏茶时间就炼成永镇黄河这一面天碑上的玄法,将之大成,这种速度着实有点匪夷所思。

        这一刻。

        噼里啪啦的声音,将萧晨从羡慕?#27425;?#30340;心思中惊醒。

        只见,他面前的这个青年在进行一些简单的动作,好似在活动筋骨。

        “他,难不成,之前都是不能动作的吗?修炼天碑玄法,让他能够活动躯体了?”萧晨猜测,才回想起刚才周?#39029;?#20102;目光与右手之外,其他地方全都是一种僵硬的感觉。

        “呼~”

        一套完整的天碑玄法,按照他的修行路线走了一圈,所过之处,?#36335;?#31070;力自涌一般,一个个的穴?#20332;?#36784;被这些神力灌入点亮,根本就没有什么瓶颈一说,短短半盏茶时间,就一路势如破竹的点亮了三百六十五颗穴道。

        这来?#20174;?#19977;皇五帝的天碑玄法果真不凡,完整修炼过之后,将第一面天碑玄法修炼大成之后,已然让周乙能够像正常人一样行动自如,没有什么限制了。

        “十位人族圣祖,帝皇级的血肉浇筑成的天碑之法,大道印记,?#30340;?#36890;天大道。”周乙心中感慨道。

        他如今躯体每一部分都能够简单活动,与正常人无区别,但是,他却已然能够感受?#21073;?#33258;己对于肉身控制的薄弱。

        就好像一个人本来能够打出来一千斤的力气,结果因为生病了,只能打出一百斤的力气。

        现在的周乙就有这种感觉,他虽然掌握了肉身的基本行动,却还是没有发挥出来这具肉身的真正潜力。

        “一面天碑玄法,就可让我解放自身,那两面、三面,若将九面天碑法集齐,得到完整的三皇五帝大?#26469;?#25215;,是否不仅能将我本身具有的潜力完全打开,还能够让我在原本肉身上的修为境界,更进一?#21073;俊?#21608;乙在内心默默思索,觉得下一步的方向首先定下了,那便是先以集齐九面天碑法,让自己恢复掌握原来的肉身之力。

        而?#20197;说?#26159;,似乎这龙岛之上,就有着天碑镇压于此,可谓是近水楼台。

        萧晨身上的第一面天碑玄法已经得到。

        周?#34915;?#22312;?#35828;?#38754;上,感受双足重新踏地的感觉,随后对他道:“因为你的玄法,对我帮助不小,你可否就要现在提出你的要求,我可以尽力为你办到。”

        说完,周乙想到了什么,又接道:“若是想要回返九州世界的要求的话,请恕我现在还办不?#21073;?#33509;是离开绝岛的话,这个简单的并不值得你对我提要求,再过一段是时间,你不必我?#37096;?#31163;开。”

        萧晨听到周乙居然把他还未开口的要求回绝了,关键问题是,周乙怎么可能会知道?

        他感觉是否这尊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他的里里外外全都看清楚了,他可能早就一点秘密在对方面前都没有了。

        萧晨苦笑一声,道:“?#28909;?#22914;此,?#24378;?#21542;就先暂放这一要求,等晚辈想到时候再说。”

        他本就这两个最大心愿,结果现在都完不成的话,那还不如把这珍贵的心愿先积攒下来。

        周乙看了萧晨一眼,道:“我名周乙,想找我的时候,可顺着此物?#25954;?#20320;便可找到我。”

        他随手摄来地上骨海之中的一片骨头,弹入了一点光芒,而后递给了萧晨。

        说罢之后,周乙没?#24615;?#22810;停留,准备?#28909;?#35797;试获得第二面天碑玄法。

        等周乙走了之后。

        原地“咔咔咔“的声音响起,是那三具解体的骷髅重新组合了起来,开始在满地骨堆里头找自己的零件,同时还人性化的做出?#30007;?#33071;的动作,似乎在庆幸,?#24378;?#24597;的人终于离开了。

        萧晨忍不住满头黑线,这三具骷髅实在是太不像骷髅了,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居然懂得?#20843;饋?br />
        …………

        …………

        周乙一路往绝岛的深处而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陡然一道沧桑的声音传来耳边:“陌生的强者,你……”

        周乙转头,赫然看见了目光所及的遥远距离外,有一头老龙盘在一座山上。

        而当周乙的面容映入老龙的眼中之后。

        老龙失声:“你是……仙祖?”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 <meter id="blbug"><delect id="blbug"></delect></meter>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 <code id="blbug"></code>
    <nav id="blbug"><object id="blbug"></object></nav>
  • <meter id="blbug"><delect id="blbug"></delect></meter>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 <code id="blbug"></code>
    <nav id="blbug"><object id="blbug"></object></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