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ter id="blbug"><delect id="blbug"></delect></meter>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 <code id="blbug"></code>
    <nav id="blbug"><object id="blbug"></object></nav>
  • 黑岩网 > 都市小说 > 全球影帝 >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错爱》杀青
        金鸡奖颁奖典礼已经是十多天以前的事情了,当晚陆泽获奖后,和刘赢以及《拳王》的主创们吃了顿饭后,休息一晚,从夕安直接飞回了杭州。

        对于陆泽在此获奖金鸡这条新闻,众多网友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只在陆泽工作室的微博下回复了一句“哦,牛批?#20445;?#26174;得极其敷衍。

        陆泽本人?#36234;?#40481;奖的执念其实并不算大,虽然他是个很看重荣誉的人,但金鸡毕竟都已经拿过一次了,他还是希望把目标放在那些没?#24515;?#36807;的奖项上。

        ?#28909;?#20170;年十一月份举办的湾湾金马?#20445;?#36824;有......还有申报上去,暂时没有?#35009;?#28040;息,明年五月份剧情的戛纳电影节。

        对于金马,陆泽的信心很大,毕竟今年国内除了《活着》之外,没有?#35009;?#29190;款的电影,作为相对公平的奖项,在陆泽和大部分?#35828;?#39044;测中,陆泽落选的机会不大。

        而戛纳则不然,从今年五月份开始,德国已经出现了一部爆款的电影《迷情酒馆》,被?#20998;?#22269;?#39029;?#20316;明年戛纳电影节最佳影片的强有力竞争者。

        更何况现在才九月份,到明年三月份还有半年的时间,谁知道会不会再钻出一两个,甚至三四个优秀的影片?#31354;?#26159;说不准的。

        现在庄羽已经把《迷情酒馆》当成?#22235;?#21069;最为强劲的对手,准备和它在戛纳电影节上一决雌雄了,他想要用《活着?#20998;?#26126;自己,试着去拿国内已经将近二十年没?#24515;?#21040;的国际三大电影节奖项。

        不过网上?#36234;?#40481;也并非是没有诟病,因为《活着》虽然被选中了第五十届最佳影片?#20445;?#20294;大家所猜测的最佳?#20339;?#22870;获奖者庄羽,却没有如大?#20197;?#26399;的那样拿到这个奖项。

        获奖的人是刘赢,成为了今年的金鸡最佳?#20339;藎?#22312;王臻极度不理解,庄羽平淡的表情中,把最佳?#20339;?#22870;搂在了自己怀里。

        而陆泽......他还能说?#35009;?#21602;?

        所以网友们不断呼吁金鸡奖的主办方,不要为了所谓的公平,就?#23721;?#20010;人应该拿到的奖项给别人,这是对庄羽的不公平。

        作为《活着》的影迷,很多人都为庄羽惋惜,因为制度而倒在奖杯面前,换谁不憋屈?甚至帮庄羽的倒忙,开始嘲讽起了刘赢,问他捡剩饭好吃吗?

        但这很快就引起刘赢粉丝的不满,是,《拳王》的评分和口碑没?#23567;?#27963;着》高,但再怎么说《拳王》?#35009;?#26377;大家说的那么不堪,也是一部优秀的电影不对吗?那为?#35009;?#19968;部好电影?#20820;?#26377;获奖的可能了?就因为《活着》是今年的爆款?

        双方人吵得不可开交,虽然站《活着》这边的人是《拳王》的好几倍,但支持《拳王》的观众仍然不会改变自己的思想,所以这个话题在十几天后仍?#24187;?#26377;失去热度。

        而夹在中间的陆泽是最煎熬的,?#22870;?#20154;谁获奖了都是好事,陆泽都希望见到,但现在这个局面,陆泽还真就巴不得最佳?#20339;?#22870;落在别的剧组手里。

        甭管怎么说,金鸡奖就在大家的声讨中告一段落,《活着》拿大头,《拳王》拿小头,其他影片分到一些汤喝,随后彻底落下了帷幕。

        ......

        “打光,这边打光的快点!赶紧拍完,然后去饭店吃饭了!抓紧点时间!二号机那边怎?#20174;性游?#21834;??#35009;?#29609;意?航空箱?给我推一边去!还没拍完呢就把箱子拉出来准备收拾设备了?那你们今天就别给?#39029;?#39277;了!”

        场务拿?#21734;越不遗?#19968;通,然后把?#36234;不?#25346;在裤腰带上,三两下爬上梯子,查看广角的摄像机对位,所有员工都带着小跑,累的头上带汗,可脸上却满是笑意。

        《错爱》的?#32435;?#24050;经到了收尾的阶段,陆泽才刚下戏,倒数第二场是他演的,而最后一场的镜头则是交给了戴汐璐。

        现在都快到十月了,杭市的天气却热的有点吓人,演员经常性的需要补?#20445;?#26469;掩饰额头上反光的汗水,给?#32435;?#36827;度造成了不大不小的问题。

        戴汐璐这时从化妆间出来,她的助理给她打着伞,生怕她再流汗把装弄花了,如果?#30343;?#36825;次补?#20445;?#39034;利的话,估计这一幕都拍完了。

        她走进片场,对肖凤英竖起了大拇指,随后场记入场,宣布?#32435;?#27491;式开始,摇臂开始上升,从上往下进行?#32435;恪?br />
        跟陆泽学了好几个月,再加上陆泽却是认真教了,就算是缺心眼?#19981;?#26377;点进步,更何况戴汐璐还是有点演员基础的。

        半?#25758;话?#36825;个阶段,是提升的最快的阶段,陆泽带着她快速入门,到了现在,普通的情绪掌控算不上精通,却还算熟练。

        最后一幕戏没有台?#21097;皇?#38656;要她迈开脚步,以一个迷茫的表情,按照规定好的路线慢慢的走?#29275;?#28982;后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肖凤英缓缓的伸手。

        “咔!过了!杀青!”

        “喔!!!总算完事了!吃西瓜了!冻的很凉了,大家赶紧都来!吃完再收拾东西,快点吧!陆哥你挑一块。”

        后勤采购拎着好几大泡沫箱?#28216;?#29916;走过来,现走到离他最近的陆泽身边,打开泡沫箱子,让陆泽先拿最甜的那一块。

        天气这么热,大家都挺着急的,所以三口两口吃完西瓜后?#35009;?#27463;?#29275;?#32487;续忙?#24213;牛?#25910;?#24052;?#21435;要酒店吃饭了。

        “陆哥你回吗?我打算?#28982;?#37202;店了。”

        “回吧,肖导我们先走了,待会酒店宴会厅见啊。”

        跟肖导打了声招呼,陆泽跟丁之轶上了戴汐璐的车,一路上大家聊了很多,毕竟从今晚开始,大家就要分开,重新忙起自己的事业了。

        两个孩子跟陆泽谈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以后要常联系,还要跟陆泽多多取经,先给陆泽打个预防针,别到时候?#24736;?br />
        这顿杀青宴安排在中午吃,因为下午戴汐璐就要离开,要开始录一张自己的个人专辑了,丁之轶同样如此,据说是接到了一个新的电视剧片约,经纪人已经开始谈了。

        到了酒店的宴会厅,现场已经布置好了,总共是十二桌,估计能剩半桌,也就是四个?#35828;?#20301;置。

        四十分钟左?#36965;?#38470;泽在屋里就听见了厅外传来的嘈杂声,然后累的一身臭汗的场工们有说?#34892;?#30340;走了进来,又过了十分钟左?#36965;?#32918;凤英和监制推着一辆?#32479;到?#20102;大厅,上面摆放着一叠叠红包,最受场工期待的发奖金环节开始了。

        “陆泽这是你的,这几个月辛苦了,赶上天气最热的时候跟我拍戏。”

        “肖导您?#25512;?#20102;,工作说?#35009;?#36763;苦不辛苦的,谢谢。”

        伸手捏了一下红包,大概六万的样子,在红包里三叠一摞,并排摆放好,转手交给王梓萱收好,对肖凤英表示?#34892;?#21518;,就回到了主桌的位置上。

        这场杀青宴投资人没到,所以他们三个主演也能在主桌上吃饭,在肖凤英的提酒下,大家举起?#31080;?#19968;饮而尽。

        敬酒的活动开始了,下午陆泽也要回魔都,所以简单的敬了在桌的各位一杯后,?#20820;?#22836;吃菜,停止抬酒。

        大家都知道这三个主演待会都有事儿,场务们也?#20820;?#19978;来跟陆泽他们喝,安静的把肚子填饱,陆泽首先起身告辞。

        “?#39029;?#22909;了,下午我得回魔都谈点事情,就先走了,你们慢慢吃,走了肖导,邓哥,汐璐你和之轶待会走的时候也注意安全,有事给我打电话。”

        “行,那我们就不送你了,路上加小心,今天天气热,高速别开太快。”

        “拜拜陆哥,到时候有工作去魔都的话,我去找你玩啊。”

        跟大家道别后,陆泽拎着自己的包,跟所有的工作人员挥了挥手,在他们的道别中推开宴会厅的大门,乘坐电梯到?#35828;?#19979;室。

        随后保姆车载着三人?#24187;ǎ?#24320;始了返程的旅途,看着窗外,陆泽拿起手机给李善均打了个电话。

        “喂?李总,我这边拍完戏了,大概下午两点左右到公司,嗯对,那咱们一会见。”

        “......”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 <meter id="blbug"><delect id="blbug"></delect></meter>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 <code id="blbug"></code>
    <nav id="blbug"><object id="blbug"></object></nav>
  • <meter id="blbug"><delect id="blbug"></delect></meter>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 <code id="blbug"></code>
    <nav id="blbug"><object id="blbug"></object></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