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ter id="blbug"><delect id="blbug"></delect></meter>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 <code id="blbug"></code>
    <nav id="blbug"><object id="blbug"></object></nav>
  • 黑岩网 > 都市小说 > 杨小落的便宜奶爸 > 正文 第466章 夏瑜的追问(3/3)
        雷震天回老家了!

        杨言也只是关心地发信息问一下雷震天带吴艺去做检查的结果,都过去了一天,结果应该出来了。但没想到,雷震天没回信息,只是打?#35828;?#35805;过来,告诉杨言他现在人在东北。

        “没办法,老爷子下了死命令,让我赶紧带吴艺回去一趟,这不是都没来得及告诉你,昨天晚上就坐飞机回去了吗?”雷震天无奈地跟杨言说道,“估计我还得飞一趟,带吴艺回她家,我妈都在给我准?#24178;?#38376;的礼物,让家里的?#20928;?#32473;?#23452;?#36807;去。”

        果然是?#26143;?#20154;啊,还人礼分过——考虑儿?#22791;?#26377;喜,雷妈妈安排雷震天带吴艺坐飞机过去,而礼物看起来规模还不小,带不上飞机,得另外派一辆车送过去,就不知道用的是什么车。

        提及要到吴艺的?#37326;?#35775;,雷震天就有点不踏实,谁让他都还没上门,就弄大了人家闺女的肚子?

        “加油,老雷,为了你和吴艺的幸福,加油!”同样要面对老丈人这座大山的杨言,深有同感地给雷震天加油打气,虽然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杨言给雷震天加油打气,但他不知道,他自己很快也要面对女朋友气势汹汹的拷问了。

        ……

        夏瑜下午两点多才回到家。

        “麻麻,麻麻……”落落今天中午睡得早,下午?#36884;?#31070;抖擞地跟在爸爸的身后,小步子颠颠地从电梯里跑出来,张开双臂,?#32769;?#22320;扑向了妈妈。

        “你也来迎接妈妈啊?”夏瑜笑着抱起了落落,亲昵地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

        “嘻嘻!”小姑娘抬起头,看着妈妈喜滋滋地笑了笑,但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被爸爸吸引走了。

        因为爸爸打开后?#36214;洌?#20174;里面搬出了几个泡沫箱子,好奇心旺盛的小姑娘便忍不住转头看了过去,漂亮的大眼睛望着那几个泡沫箱子。

        里面是什么?#21073;?br />
        “妈妈等回去再给你抱抱,好不好?现在妈妈要跟爸爸一起搬东西。”夏瑜问了一声。

        可是,小姑娘没有留意听,她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了妈妈问“好不好?#20445;人?#36855;迷糊糊地转过头来,?#34892;?#24515;不在焉地看向妈妈的时候,她只是下意识地点?#35828;?#22836;。

        妈妈在说什么?不懂,那,那好就完事了呢!

        “太多了,红枣都要给我,说是边疆那边的红枣,别人送的。我跟我妈说,吃都吃不完,她都还往里面塞。”夏瑜将落落放了下来,接着撸起袖子,跟杨言一起搬起了泡沫箱子。

        单个泡沫箱子并不重,只是几个箱子,塞得后?#36214;?#21644;后座都满满的,数量有点多,一个人搬不完。

        杨言笑道:“没办法,父母嘛,你难得回去一趟,他?#24378;?#23450;都是想要把好的全给你。我们想要报答他们,?#22836;?#24180;过节,多回去看看他们,陪陪他们。”

        “那也吃不完啊,你看着这箱,一半是红枣,另一半是什么花旗参、阿胶、燕窝的,包装比较大,但这红枣,得吃到猴年马月去?”夏瑜无奈地说道。

        杨言说的关于亲情的那一部分,她还是懂的,只是,很多时候,她都不太懂得表达,现在也避开了这个话题。

        “红枣没问题,你妈说的那种边疆大红枣很甜的,我们煮汤就可以放进去。”杨?#22253;?#25242;她,“然后你每个月那几天的时候,我?#37096;?#20197;给你洗一点,你拿去单位,当零食吃。”

        夏瑜听着心里一甜,但还是嘴硬地说道:?#23433;?#19981;要,我上班不吃零食的。”

        杨言和夏瑜将车上的箱子都搬到?#35828;?#26799;口,落落跟着妈妈,?#20272;?#27492;不疲地走了两个来回,那小短腿走来走去的,看起来就特别憨萌。

        “落落过来,我们要坐电梯上去了。”杨言和夏瑜将箱子搬进电梯,最后,杨言?#27966;?#36807;手去,牵起了落落的小手,带她走进电梯。

        在他们都在电梯口忙活的时候,杨言可不敢让落落一个人先进去电梯里,尽管他们?#38376;?#27819;箱子堵着电梯的门,几乎可以确保电梯的门在感应的作用下不会关合上去。

        可是凡事都有一个意外,要是电梯关了,落落一个人被电梯带着上去,?#24378;?#23601;危险了!

        谁知道电梯门会在哪一层打开?

        回到家里,杨言正忙着那裁纸刀来划开泡沫箱子上面粘着的胶布,夏瑜终于忍不住了,她抱着落落,都要走过来,气鼓鼓地问道:“你过年时候,就已经见过我爸妈了?你怎么不告诉我?”

        听着她的话,杨言不由地手一抖,裁纸刀划在了泡沫箱子的泡沫上,洒落了几颗白色的泡沫碎粒。

        夏瑜怎么知道了?

        当然,关于这个问题,杨言不用问,他也大概有了答案。

        夏瑜昨天回了一趟家,肯定是她家人说的,或?#25784;?#26159;无意间说漏了嘴。

        “不是我不想跟你说,而是你爸不让说。”杨言只好跟夏瑜坦诚地说道。

        “你们什么时候见的面?”夏瑜从母亲那里得到的情报不多,只能问杨言。

        杨言这回也不隐瞒了,直接跟竹筒倒豆子一样,全部说了出来。

        “你们!”夏瑜眼睛瞪得大大的,?#23721;?#32622;信地问道,“你的意思是,我刚刚开车回家,你就被我爸接走了?”

        这就意味着,自己的行踪都被父亲掌握了啊!

        不管是过年前自己去杨言?#37326;?#35775;,还是初二自己借口回羊?#29301;?#32467;果是去杨言家里,然后还在杨言家里呆了几天……

        这些行踪,全部都被老夏同志看在眼里啊!

        他还演得那么像,居然这几个月以来,半点风声都没有透露出来!

        看到杨言点?#35828;?#22836;,夏瑜贝齿轻咬,脸色涨红,她羞臊得都想要在地上找一条缝钻进去了。

        “那我爸跟你谈了什么?让你离开我吗?”夏瑜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脱口便问道。

        这问题问得就很没有水?#21073;?#22799;瑜很快也想明白了,老夏同志要是要求杨言和自己分手,那这几个月杨言怎么可能还跟以前一样,和自己继续安然无恙地呆在一个房子里?

        “没?#26657;?#24744;父亲给了我一个机会……”杨言苦笑着,跟夏瑜将那天发生的?#34385;?#21644;盘托出。

        夏瑜都知道了,自己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杨言不?#19981;?#25746;谎,这几个月过得都不知道有多煎?#23613;?/div>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 <meter id="blbug"><delect id="blbug"></delect></meter>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 <code id="blbug"></code>
    <nav id="blbug"><object id="blbug"></object></nav>
  • <meter id="blbug"><delect id="blbug"></delect></meter>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 <code id="blbug"></code>
    <nav id="blbug"><object id="blbug"></object></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