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ter id="blbug"><delect id="blbug"></delect></meter>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 <code id="blbug"></code>
    <nav id="blbug"><object id="blbug"></object></nav>
  • 黑岩网 > 穿越小说 > 红楼名侦探 > 正文 第938章 西出山海
        孙绍宗在寿宴上闭口不谈,却不代表大理寺的差人们,也都能守口如瓶。

        因此没几日的功夫,林齐晟一案的种种细节,就逐步在朝野之间传播开来,随之而来的,自?#30343;?#22768;讨派与声援派的冲突。

        初时因满朝故旧的一致力挺,‘谣言止于智者’的论调,一度曾占据喧嚣尘上。

        但随着更多细节被披露出来,局势开始慢慢转变,争论也从?#24187;?#20498;的压制,专为僵持不下的论战。

        最后急于找出事实真相的人们,便不?#32423;?#21516;的把目光,集中到了大理寺,尤其是主要经办人孙绍宗身上。

        然而直到此时他们才发现,孙绍宗其实早已经离开了京城。

        …………

        广德十三年十二月初六。

        山海关以西三百里外的延绵群山之中,一只车队正冒着漫天风雪,在崎岖的小径上艰难?#20185;?#30528;。

        再一次将陷落的马车,从雪坑里弄出来,孙绍宗扒开嘴上的面罩,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

        他现在越来越觉得,朝廷这次之所以会派自己来,就是指着自己出苦力的!

        打从出了山海关,他所担当的角色,简直和牛马?#30343;?#20040;区别——甚?#28860;?#36884;负重还在牛马之上。

        可不这样又能如何?

        难道让年近七十的徐辅仁放弃马车,跟众人一起步行?#20185;媯?br />
        那估计没等到地?#21073;?#32769;头就先客死他乡了。

        “将军。”

        这时有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凑到近前,恭敬道:?#38712;?#36807;不远,就是我妻子娘家的部落了,我们可以在哪里好好休整一晚上,等风雪过去再继续?#19979;貳!?br />
        这凑过来说话的人不是别个,正是曾在大理寺天?#25991;?#26742;旁,被锁过几日的女真副使阿邻祁图。

        说是副使,但这厮其实是女真伪王的同胞弟弟,论身份之尊贵还在正使之上,更兼一身蛮勇过人,平日里横行霸道飞扬跋扈,只有他占便?#35828;?#20221;,何曾吃过什么亏?

        因此在大理寺被锁在尿桶旁的那几日,当真是这厮?#20185;?#25152;受最大的耻辱。

        当时他也不知多少回,咬牙切齿的发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因此在听说,要与大周使者一同返回后金时,阿邻祁?#24613;?#25705;拳擦掌,?#24613;?#22312;路上加倍的报复回来——就算正经使者不好折辱,当着他们的面欺辱几个?#22909;瘢?#24635;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十数日过去了……

        眼见孙绍宗自顾自的拍去手套上沾染的积雪,压根不曾理会自?#28023;?#38463;邻祁?#21152;?#28046;着脸往前凑了凑,奴?#30495;?#33181;的道:“我已经让人提?#26696;?#36807;去?#24613;?#37202;菜,并且征集部落里能歌善舞的女子,届时也好让将军见识一下我族的风土人情。”

        孙绍宗这次撇了他一眼,冷笑着反问:“见识?”

        “不不不,是品鉴、品鉴!”

        对汉话十分熟悉的阿邻祁?#25216;?#24537;改了词,看看左右无人,又压?#27966;?#23376;嘿笑道:“不满将军大人,我族女子最爱勇士,您若肯显露些身手,定能让她们在床上热情百倍!”

        “嗤~”

        孙绍宗嗤鼻一声:“异族女子,本官又不是没睡过。”

        说着,重新戴好面罩,将口鼻遮住,一副不想多言的样子。

        可即便如此,阿邻祁?#23478;?#26087;缀在他身旁,笨嘴?#26087;?#30340;拍着马屁。

        十多天前,刚刚离开京城的时候,这厮活像是一条择人欲噬的恶狼。

        而眼下,他却已经进化成了一条摇尾乞怜的哈巴狗。

        当然,这也?#30343;?#22312;孙绍宗面前罢了。

        面对其他人——甚至是徐辅仁和女真?#35828;?#27491;使——阿邻祁?#23478;?#26087;会露出暴躁骄横的本性。

        这固?#30343;?#23385;绍宗不断打压调教的结果,但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20174;?#29983;活在恶劣条件下的女真人,对个人武力的强?#39029;?#25308;。

        而孙绍宗的武力?#25285;?#26174;然已经突破了这个世界,原本该有的程度。

        因此不仅仅是阿邻祁图,整个女真使团里,至少有一多半的人对孙绍宗?#27425;?#26377;加,少部分甚至已经达到了?#32487;?#23815;拜的程度。

        当然,使团正使野速该,?#32422;?#26234;?#19968;?#37324;波?#28909;耍?#37117;一直保持着当当程度的冷静,甚至明里暗里的,曾经试图阻止阿邻祁图?#28909;耍?#32487;续亲近孙绍宗。

        然而所获得的成果,就是互里波的?#25345;?#20102;整整三天,到现在?#19981;?#27809;能消?#20303;?br />
        闲话少提。

        众人就这般在风雪中,又艰难?#20185;?#20102;半个时?#21073;?#30524;前忽地豁然开朗,风雪却反而减弱了不少,却原来是进入了一座山谷之?#23567;?br />
        “阿邻祁图、阿邻祁图!”

        刚通过了山谷口,隔着老远,就见有谷内有十余人迎了上来,当先一人身形魁梧健步如飞,一?#26041;?#22199;着阿邻祁图的名字,便与他狠狠撞到了一处。

        两人都?#34892;?#21457;力过猛,再加上本就裹的狗熊?#36335;穡?#36825;一撞便齐齐倒在了雪地里,又哈哈大笑?#25490;?#20102;起来,你一拳我一拳的互相擂着胸口。

        最后还是阿邻祁图先抗不住劲儿,龇牙咧嘴的往后退了两?#21073;?#22068;里不住口的说着些什么。

        那身形魁梧的女真人,初时还?#30343;?#24471;意的大笑,不过渐渐脸色就开始阴沉下来,桀骜不驯的目光,也落到了孙绍宗身上。

        得~

        估计是阿邻祁?#20960;?#19981;过人家,就拿自己说?#38706;?#20102;——而看对方那不服不忿的模样,怕是非要过来踢一脚铁板不可。

        果不其然。

        片刻之后,那汉子随着阿邻祁图到了近前,还不等阿邻祁?#32487;?#21452;方介绍,便猛地提起拳头,向孙绍宗胸口上捣来。

        孙绍宗不闪不避,任由他在胸口擂了一拳,然后轻蔑的嗤鼻一声,不慌?#24187;?#30340;摘去手套,将一根?#25345;?#32531;缓戳向那汉子的胸膛。

        那汉子面露?#19976;?#21364;也并没有躲闪,?#30343;?#21676;牙切齿的憋着劲儿,想等孙绍宗这一指?#21453;?#23436;,再提起十二?#33267;Φ来?#36807;来,让这汉人知道自己的厉害。

        而孙绍宗的动作,实在是悠闲散漫的紧,慢腾腾?#20882;?#22825;,才挠痒痒似的点在那汉?#26377;?#21069;。

        “嗤~”

        那汉子也学着孙绍宗,迫不及待的嗤鼻了一声。

        不曾想声音未落,那胡萝?#21453;?#32454;的指头,就猛然间爆发出一股无可抗拒的?#33267;Γ?#30452;推的他脚下站立不稳,蹬蹬蹬倒退了七八?#21073;?#34429;?#24187;?#21147;想要维?#21046;?#34913;,最终却还是一屁股坐倒在雪地里。

        此时从山谷里迎出来的其它人,也已经到了近前,见那雄壮汉子被人推倒,当下都大呼小叫的围了上来,一个个愤愤不平的,似是想要冲上来报复。

        “@*#!”

        这时那汉子一声大吼,似乎是在喝止众人,不过随即就咳的浑身?#20063;?#26174;?#30343;?#34987;孙绍宗那一指头点岔了气。

        阿邻祁?#25216;?#29366;,顿时笑的是?#25226;?#21518;合。

        ?#20882;?#22825;两人各自缓过劲来,这才介绍了彼?#35828;?#36523;份。

        那汉子是本地部落酋长的儿子哈勤密,也就是阿邻祁图的小舅子,更是部落里首屈一指的勇士。

        吃了方才那一指头,又听阿邻祁图?#25932;輳?#35828;是孙绍宗单枪匹马,在南边儿杀了上万蛮人,哈勤密虽未全?#29275;?#21364;也不?#20197;?#20570;出明显的挑衅,而是殷勤的将众人迎进了谷里。

        不过孙绍宗?#27492;?#30446;光?#20102;?#30340;样子,就知道这厮八成不会就此罢休。

        ?#27690;?#21516;时,在马车里窥见这一幕的徐辅仁,则是摸出随身携带的小本本,仔细记录?#21073;?#22899;真?#35828;?#37096;落联盟,还处在十分松散的程度,对国与国之间的往来,还没有清晰的?#29616;?br />
        另:离开山海关之后,沿路全都是崎岖山路,并不符合朝廷侦知的情报,怀疑是女真使者刻意避开了大路,以免?#30343;?#22242;孰知地理。

        若当真如此,这等心思缜密之人,必是此行的最大障碍。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 <meter id="blbug"><delect id="blbug"></delect></meter>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 <code id="blbug"></code>
    <nav id="blbug"><object id="blbug"></object></nav>
  • <meter id="blbug"><delect id="blbug"></delect></meter>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 <code id="blbug"></code>
    <nav id="blbug"><object id="blbug"></object></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