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ter id="blbug"><delect id="blbug"></delect></meter>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 <code id="blbug"></code>
    <nav id="blbug"><object id="blbug"></object></nav>
  • 黑岩网 > 玄幻小说 > 伊塔之柱 > 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 旅团之战(上)
        潜藏在黑暗中的镜头微微一动,弧形的视野中倒映出高大的松柏与杉树的影子,天地微微弯曲,将东北方向三道谨慎小心的影子纳入其?#23567;?br />
        为首的游侠?#26144;?#36523;披一条长羽状斗篷,正伏低身体,手上按着一张桦木长弓,神情专注,然丝毫也不知自己已进入了他?#35828;?#35270;野。他西面一百二十米开外,隐于树冠之中的爱丽莎向那个方向灌木丛中丢出一枚石子,但这位游侠?#26144;?#23545;此毫无反应。

        她又?#35851;?#26041;向,将石子向前延伸二十米,但结果相同。第三次她起身来,尽力将石子抛向三点钟方向的极限远处,这一?#25991;?#28216;侠?#26144;?#25165;停下来,举起手示意其他人停步。

        他向那个方向看过去,森林在他注视之下形成一个巨大的空腔,内部黑暗而空洞,树木在这样的视野下变?#38376;?#26354;起来,愈发不真实,但扭曲的林木之间是一个个红色的斑点。

        ?#34892;?#19968;闪而逝,?#34892;?#26354;折扭动,一闪而逝的可能是林间的啮齿类动物,曲折扭动的是一条蝮蛇在灌木丛下留下的踪迹,还有一些微弱的红斑,是森林之中的背景音。

        低沉的虫鸣,风吹叶动,皆在这巨大而黑暗的视野之中留下黯淡的红痕,但只有真正老练的游侠,才能在夜枭之?#21448;?#21028;断出自己想要的东西。而背景音越是庞杂,分辨的难度便几何程度提高——

        爱丽莎的石子在草丛中翻滚,留下一个明亮的红点之后迅速黯淡下去,看起来像是一只?#21482;?#36867;窜的斑鸠留下的声痕,让游侠?#26144;?#36731;易错失了这个声音。

        游侠?#26144;?#21521;自己的队员打了一个手势,示意西面森林之中警戒等级一,他身后是一个穿着灰色大衣的炼金术士,手中嗡嗡飞出一道金光,在半空悬停了片刻,才向那个方向飞去。

        爱丽莎屏住呼吸,看着那道金光在距离自己差不多三十米之外的林地上?#24352;?#26059;了一周,才重新飞回去,轨迹消失于无形。

        森林在常人眼中寂静无声,但无声之下却潜藏着丰富的细节。

        “声音等?#35835;?#21548;觉极限,六十米。”

        一个声音在森林之中传递。

        那个声音又?#24433;?#20029;莎耳垂上一粒细小的水晶中传来:“爱丽莎小姐,四点钟方向折向北?#21073;?#20116;十米,它停留在那里杉树的阴影之?#23567;?#23427;正面一百二十度,皆是警戒范围。”

        爱丽莎轻轻点?#35828;?#22836;。

        一个在更高空的视野,正捕捉着?#26053;?#26862;林之中的一草一木,虽然缺乏细节,但长距离大范围的运动却一览无遗。

        而黑暗之中的?#20405;?#30524;睛,?#37096;加?#23545;方游侠前进的方向,保持等距后退。

        之前那一闪即逝的红芒之后,森林重归于沉寂,对于那位游侠?#26144;?#26469;说,一切并没任何?#35851;洹V皇?#20182;并不知道,在他听觉极限之外,一个巨大的黑域正在形成。

        两道刃光隐没入树林背后。

        那些?#20179;?#19981;动的视野则映入更多的人影。

        爱丽莎则按着自己耳朵,一边观察着那个方向,一边低声丰富细节。

        两个?#35828;?#25551;述,勾勒出的是一幅近乎于完整的图景——

        混交林中,龙火公会的精英们层次分明地形成一个锋矢。最前面的三角形的顶点,是一个游侠领队,一名战斗工?#24120;?#19982;一名双手剑士,构成这个锋矢的箭头。

        左?#20234;?#36793;,一名圣骑士一名铁卫保护着两翼。

        而在更广阔的视角上,在这支小队东北与西北角,还各有一支?#28216;椋?#19977;支?#28216;?#21576;鼎足之势,彼此掩护着小心翼翼深入林地之间。

        至此,虽然龙火公会一方还未察觉,但双方的第一轮?#30343;?#20415;已告一段落。?#30343;?#23545;于七海旅团来说,这一结果也并不完美。

        爱丽莎先后一共数出了十六个人,但至少还差四个人,没有进入他们的视野。

        这四个人应当是夜?#28023;?#25110;者类似的职业。

        在艾塔黎亚的主流侦查职业当中,战斗工匠与魔导士主要负责长程侦查。

        其中战斗工匠更全面,更主动,具备统筹战场的能力,可其侦查能力也更脆弱、更易被察觉。而魔导士的侦查能力更被动,但更安全与隐秘,往往作为防守侦查的不二人选。

        至于夜?#27827;?#28216;侠,则是战场上一对如?#20843;?#24418;的矛与盾。

        若是没有夜?#28023;?#25112;斗工匠总览战场的侦查能力说不定可以?#23545;读?#39550;于游侠之上。但正因为有了影的存在,才使得游侠这光更有价值。

        战斗工?#25345;?#24402;欠缺侦查技能与相关的感知属性,就像眼下这片森林虽然一览无遗地展露在方鸻视野之中,可那林下的阴影间究竟潜藏着什么,他却并不能去一一分辨。

        而游侠,则拥有最长的细节分辨能力,他们甚至不需要去看,只用听,便能察觉那些黑暗之中的一?#23567;?br />
        至于夜?#28023;?#24182;不在于他们可以看多远,而在于他们可以靠多近。所以即便是对于方鸻来说,也一样需要小心这些隐藏于阴影之中的眼睛。

        ?#19997;?#19968;动不动的爱丽莎,正是这样一?#24359;?#30524;睛’——在?#20179;?#19981;动的情况下,几级等级差异甚至也算不上什么,并且凭借方鸻的‘视野优势’,她还先一步发现了一位来自于龙火公会的‘同僚’。

        对方隐于一片茂密的蕨类植物之下,悄无声地移动着。

        ?#30343;?#21313;七人,也还差三人。

        爱丽莎相信还有更多的夜莺位于远离自己的方向。

        ?#36824;?#22905;却不敢轻易改换自己的位置。?#20179;?#19981;动的夜莺往往是战场上最?#23721;?#23519;觉的眼线,但一旦动起来,几级的等级差距就会成为?#26053;?#30340;弱点。

        因此即使是方鸻,也提示她不要轻易离开自己的观察阵?#24359;?br />
        方鸻决定另想办法来展开攻击。

        事实上经历了这么多的战斗之后,七海旅团各人不同的战斗风格,也逐渐开始形成了内部的默契。

        ?#19997;?#20301;于东面的?#20698;?#25289;尔人,在仔细观察了一阵局势之后,意识到自己的位置相对安全,便开始主动尝试向北移动,并插入龙火公会旅团的侧后方。

        ?#30343;?#22240;为并?#30343;?#32451;,他绕了很大一个圈子才抵达那个方向。

        帕克?#28216;?#30528;短短胖胖的手脚,颇费了一番力气,?#25490;?#19978;那里一棵白蜡木。他背靠着树干,支起魔导弩,然后眯起一只眼睛,平伸出右手拇指,对着龙火公会的方向?#28982;?#20102;一番。

        口中还念念有词。

        方鸻察觉到这一?#30343;保?#24515;中微微?#34892;?#24847;外。

        ?#19997;?#40857;火公会一方虽然处于侦查上的绝对劣势,?#36824;?#37027;位游侠领队却相当警觉,不断?#26522;游?#20445;持着折线前进,不轻易露出任何破绽。

        方鸻想了一下,决定配合帕克作战。

        他倏?#30343;?#22238;视野,一手握着自己的手套,调节了一下上面的魔力万向仪。然后平伸出右手,掌心朝上,五指微微向上一抬。

        森林中起了风。

        罗昊仰着头,看着林中刮起了一片金色的风,‘蜂群’嗡嗡振翅起飞,飞上半空,并隐没于林冠之上。

        方鸻察觉到他的走神,才开口道:“保护好我,这边可能有对方的夜?#28023;?#25105;找不出他们——”

        罗昊点?#35828;?#22836;,于是放下手中的盾牌,双手按着将之立在落叶与泥土之?#23567;?br />
        森林北面。

        ?#20698;?#25289;尔人终于停止了口中的念念有词,他收回手,像是自言自语一样低声?#27490;?#20102;一句:

        “三连发,高抛弹道,遮?#20185;?#20987;。”

        “五、四、三、二、一……”

        然后举起手中的巨大十字弓,砰砰砰向着森林上空射出三箭。

        虽然距离很远,但弓弦震动巨大而异样的声音还是一下吸引过来那游侠领队的注意力。

        他侧过头,目光中映出一闪即逝的强烈红光。半空之中的破空之声在他漆黑的视野之中构成三条细细的线,让他抬起头,看向?#28216;?#19978;空。

        然后下一刻,这位游侠领队拖着身边的战斗工匠用力往?#21592;?#19968;跃,在他一侧的双手剑士反应也是异常迅速,只差游侠领队一线,一个翻滚向一侧的黑松后面滚去。

        半空中三点星光降下。

        三发弩矢还未坠地,爆炸水晶上面的计时器便已启动,三?#26469;?#30524;的亮光在森林上空炸开,魔力像是雾气一样扩散开来,带着奔腾而至的火焰。林冠一下子燃烧起来,绽放出一道明亮的光环。

        光环所过之处,松针纷纷蒸发气化,化为一片碳灰,扑簌簌落下。雾气?#33268;?#24320;来,像是在林地间下了一地蒸汽雨。

        借着爆炸?#30772;?#30340;震动与?#23601;粒?#19968;片金色的小物什悄无声地飞入雾气之间,随即消失不见。

        没有任何人察觉这一?#24359;?br />
        而弩手十五级的爆炸射击,在这个等级段杀伤力已不?#20843;?#21407;先那么威力惊人,爆心的游侠、战斗工匠与双手剑士虽皆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可影响相当有限。

        而其他两发弩矢则稍稍打偏了一些,笼罩范围之中受伤最严重的一个魔导士,也?#30343;潜?#29190;炸的冲击波?#21697;?#20986;去,在地上滚了几圈而已。

        几百点护盾伤害,对于这个等级的选召者来说,并不具备什么威慑力。

        何况对于旅团成员来说,每个人身上几乎皆汇聚一个公会最精华的装备,其属性数值,更是非同一般。

        治疗师马上从地上一跃而起,奔向伤者。但先有一个铁卫士一把将他拽倒在地,一声风响,一支弩矢从两人之前的位置上射了过去。其实在这个距离上,这一矢对于帕克来说已经算是瞎猫碰上?#31726;?#23376;。

        何况强弩之末,这一箭?#36864;?#23556;中,也未必能造成多少伤害。

        但它反而暴露了?#20698;?#25289;尔?#35828;?#20301;置。

        伏在地上的游侠?#26144;?#24819;也不想,举起长弓便向那个方向射出一箭——帕克在那之前已经敏锐地爬到了?#26053;?#19968;层树干之间,因此箭矢穿过他头顶,并在那里炸开。

        魔导箭矢中储备的以太魔力像是一个水泡一样炸开来,形成一片纷纷扬扬的魔力粉尘,这些粉末并不具有实体形态,一落在帕?#26494;?#19978;,立刻消失于无形。

        ?#36824;?#28216;侠?#26144;?#39532;上向身后不远处一位魔导?#30475;?#20102;个手势。

        后者见状心领神会,举起手来,一道无形的波纹以他为?#34892;?#21521;着前方横扫过去——侦测魔法,波纹所过之处,森林并无丝毫变化。

        但沾染了魔力?#26223;?#30340;?#20698;?#25289;尔人,却像是一千瓦?#23110;?#19968;样亮了起来。

        他吓了一跳,赶忙躲到树干后面,身后立刻是‘砰砰’两箭,钉在树干上。游侠领队见攻击无效,便收起弓,他举起右手无声地向其他人?#28982;?#20102;一下,示意?#28508;?#21482;有一个人。

        “左?#37326;?#25220;。”

        龙火公会锋矢上的五个人,除了那个战斗工匠仍留在原地,并放飞三只发条妖精之外。其他人立刻左右分开,沿着森林向北方前进,向?#25490;僚?#25289;尔?#35828;?#26041;向包围过去。

        方鸻通过半空中的视野看着这一?#24359;?br />
        这时他捕捉到了第二个夜莺的位置,在对方铁卫士左侧十二米处,如同一道影子一样滑向帕克所在的方向,很快再一次脱离了他的视野。

        但他悄然无声地放过了这些人——

        当龙火公会的第二支?#28216;?#32039;随着锋矢小队,穿过这一片区域?#20445;?#26543;叶之中才忽然飞旋着升起一个个金色的小球,它们嗡嗡作响,各自?#19978;?#33258;己最近的目标。

        龙火公会的精英们还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眼中便映入一团耀眼的光芒,那纯洁无瑕的白光,直涌入每一个?#35828;难?#24213;,取代了他们最后一刻所看到的一切东西。

        一片巨响。

        汹涌的火焰与炸裂的碎片顷刻之间吞没了那个冲在前面的铁卫士,与他身后的治疗师,另一个游侠,与一个元素使,还有与他们同行的先前施展法术的魔导士。

        连环的爆炸,产生的威力?#23545;?#22823;于之前?#20698;?#25289;尔?#35828;谋?#28856;弩矢,一片金辉过后,呼啸而至的劲风几乎吹得四周的松木向着四面八方倒伏下去。

        后面那个战斗工匠被一下子推飞出去,重重撞在一块岩石之上,差点眼冒金星,昏迷过去。他头?#20174;?#35010;地抬起头来,只看到前面消失的五个?#35828;?#20013;,只有魔导士仅存的一?#30343;鄭?#20174;爆炸的?#34892;?#39134;了出来,落在松软的针?#35835;?#22320;之?#23567;?br />
        战斗工匠张了张嘴巴。

        在爆炸发生的一刹那,前面的游侠领队便回过头去,劲风扑面而来,扯得他的斗篷猎猎作响。他一把按住自己的斗篷,才意识到自己还?#20405;?#20102;对面的埋伏。

        ?#36824;?#20182;心中倒没多少后悔——这样的埋伏也在预料之中,敌明我暗之下总会丧生?#28982;?br />
        他们损失了法师组,但还可?#36234;?#21463;。

        游侠领?#26377;?#20013;冷静地作出判断,同时伸手一把拉住想要回去的双手剑士,对爆炸另一边剩下的另一个小队打了一个手势:

        “绕一个圈子。”

        “别直接过来,有埋伏。”

        那个小组的人心领神会,?#23545;?#23545;他点?#35828;?#22836;。

        游侠领队这?#25490;?#25293;自己同伴,第一次开口道:“继续去找对方的弩手,别?#26522;?#26041;牵着鼻子走。”

        “我们?#24822;?#22810;选择,必须抓住对方已经暴露出的一点,?#30772;?#23545;方现身。”

        那双手剑士一怔,这才点?#35828;?#22836;。

        而在半空之上,看着两边分开的龙火公会的旅团,方鸻不由楞了一下。对方的反应之快,判断之准确,大大地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要知道对方可是在战场感知的绝对劣势之下,作出的这样一份决断。

        他见过无数经典的战例,与大公会之间的巅峰?#30343;鄭?#37027;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战斗,但反而没眼下这一刻让他感到意外。因为?#28508;?#31455;是出自于银林之冠、出自于?#24040;?#21313;字军或者是Elite之手。

        可眼下仅仅是一个龙火公会的旅团,?#25346;?#26377;这样的水平。

        只能说,旅团不愧是旅团,精英汇聚之地。

        方鸻忽然之间收起了小觑之心,他手指一动,一道金光从枯叶之下射出,直?#19978;?#37027;个方向正在转向的一队人。

        而对方的一名灵巧剑士,却像是脑后长了眼睛一样,忽然转身,抽刀,向后一掷。飞刀脱手而出,犹如一道闪电,直射向他的发条妖精,并?#21448;?#19968;穿而过。

        剖成两半的发条妖精还因为惯?#36828;?#20445;持着向前飞出的势态,然后才失去了动力,分别落在不远处的松林之?#23567;?br />
        方鸻看到这一幕,就明白自己的火巨灵几乎不可能正面击中这些人,甚?#20142;?#38752;近都难。在常人眼中机敏而迅速的发条妖精,在这些人眼中似乎也并?#30343;?#20160;么不可捉摸的对象。

        他马上放弃了后续攻击。

        进入二十级之后,各个职业开始发力,战斗工匠在十五级之后的第一个强?#30772;冢?#24320;始进入尽头。而要一直到二十七级之后,普通的战斗工匠才会迎来第二个强?#30772;凇?br />
        一直到四十级之前。

        在方鸻视野之中,那灵巧剑士?#39184;?#20102;下来,皱着眉头看了看这个方向。但对方显然十分谨慎,并不打算靠过来检查一下,只回过头,对自己的队友们说道:

        “有点像是魔盗的炼金术炸弹,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23433;还映?#35828;?#26522;裕?#37027;林地之中应该还有不少这东西,我们最好是绕开这个方向。”

        几人一齐点?#35828;?#22836;。

        而方鸻见他们离开,这才将目光看向北方。心中明白,这场战斗才刚刚开始。

        ……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 <meter id="blbug"><delect id="blbug"></delect></meter>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 <code id="blbug"></code>
    <nav id="blbug"><object id="blbug"></object></nav>
  • <meter id="blbug"><delect id="blbug"></delect></meter>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 <code id="blbug"></code>
    <nav id="blbug"><object id="blbug"></object></n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