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ter id="blbug"><delect id="blbug"></delect></meter>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 <code id="blbug"></code>
    <nav id="blbug"><object id="blbug"></object></nav>
  • 黑岩网 > 玄幻小说 > 剑中影 > 正文 第694章 杀父大仇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秦刚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其实同样也是说了一句实话。

        他的内心,并不想看到现在的结果,但是事以至此,他也无能为力。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自从他被欧木识破身份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想?#21073;?#32456;有一天,他们师兄弟会兵戎相见。

        之前,他虽然背叛师门,师门也向弟子们发出了追杀令。但是星剑门弟子一直很少下?#21073;?#26681;本没有机会与秦刚相见。即便有少数弟子有机会下?#21073;?#20294;是也多少都会念及一下往日的同门情谊,并不会真的与秦刚以死相拼。

        然而,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星剑门上下,都只认为秦刚就是害死恩师欧震的凶手。秦刚下山之时,又刚好被欧木撞见。?#35782;?#36825;个弑师之罪,他是背定了,自然也不会有师兄弟再?#22235;?#26087;情了。

        “身不由己,你就可以杀我爹,你就能狠下心,杀你师父?”欧木字字诛心,秦刚却无力辩驳。

        ?#20882;?#22825;,才终于说了一句:“如果我说,师父不是我杀的,你信么?”

        欧木?#21467;裕?#26174;得更加生气,怒道:“你还想?#31080;紓?#26143;剑门上下,都知道你擅长易容之术。并且大家也都亲眼所见,是你易容成我的模样,让我爹没有防备,才刺死了他。如果不是你下山之时,被我撞个正着,我还真地不敢相信,你会这般狠心。”

        “眼见不一定为真。”秦刚语气?#34892;?#26080;奈,可似乎又不想解释。

        “那什么是真?”欧木问。

        “罢了!师弟你要为师父报仇,就出?#32844;桑?#19968;切的罪过,我来背。”秦刚看来是真的不打算解释了。

        “呸!你还配?#23567;?#24072;父’!”欧木啐道。

        “是?#21073;?#25105;不配。”秦刚喃喃自语道。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欧木说着,流星剑突然出鞘,直刺秦刚而来。

        秦刚虽然很是后悔,但他也不想轻易死在欧木剑下。显然,他希望有一天,欧?#20928;?#26126;白真相,能理解他的苦衷,并相信他对星剑门其实还是有?#26143;?#30340;。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

        重要的是,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不管?#32972;?#21516;门之情如何深重,也抵不过杀父之仇、刹师之罪带来的伤害。

        欧木出剑极快,一如他的外号流星剑。秦刚是他的师兄,这些年在江湖上摸爬滚打,与众多武林高手交锋,几乎很少吃亏,也定然不是?#35828;?#34394;名之辈。

        欧木出剑极狠,看来他是已经愤怒到了极点。现在眼前这个人,早就不是他的二师兄了,而是他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欧木从小就十分聪明,未及成年,便已入十大剑客之?#23567;?#22312;星剑门之中,更是集万宠爱于一身,剑术也是得多位长辈指点,竟是不拘一格,自成一派。

        秦刚的夺魄剑法,也是出自星剑门。两人剑出同门,但欧木的剑术显然更加杂乱一些。可是,他的剑法虽然杂乱,但?#27492;?#27627;不弱,甚至在与秦刚的较量之中,还能稍占一些上风。

        秦刚虽然排名比自己的师弟高,但是那根本没用,排名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况且,那个时候,欧?#20928;?#21482;有十二三岁,可以说还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孩?#21360;?#22914;今几年过去了,秦刚明显感觉?#21073;?#24072;弟这几年经过历练之后,剑术已经更进一层,似乎还在自己之上。

        秦刚虽?#24187;?#23545;的是自己的师弟,但是他见欧木剑法高明,此时好胜之心,也不由得被激起,竟欲与欧木一较高下。看看这几年来,究竟是自己进步更快,还是师弟欧木后来居上。

        欧木剑光烁烁,招招刺向秦刚要害。秦刚只得施展夺魄剑法,全力应对欧木的进攻。

        欧木报仇心切,眼见久攻不下,突然流星剑机关发动,剑尖上的五?#21069;?#22120;,好似一颗流星,闪电般射向秦刚。若是别人,只怕便已中了?#23567;?#21482;是秦刚与他师出同门,也自然知道这是师弟的杀手锏,?#35782;?#26089;有防备。

        流星射来,秦刚飞身一闪,先躲过暗器。可是欧木得隙,又再次仗剑攻来。秦刚虽然躲过流星剑上的暗器,但是他的夺魄剑法,也?#35805;?#22120;打乱。欧木再次进攻,已经将他逼得连连后退。

        秦刚只得全力应对,不提防那刚?#19976;?#24448;自己身后的流?#21069;?#22120;,此?#26412;?#21448;突然折回。秦刚见情况?#24187;睿?#27442;全力躲闪,但还是慢了,右臂上早已中招,五角流星透体而过。

        欧木流?#21069;?#22120;得手,剑招又紧追秦刚而来。显然,他早已经忘记了什么是同门情谊,他现在一心只想报仇。

        秦刚右臂中招,剑法顿时慢了。欧木剑法却依然很快,秦?#25112;?#20102;数?#24076;?#20284;乎已经无力抵挡,落败就在顷刻之间。

        这时,突然一个身影窜出,率先替秦刚挡了这一剑。

        欧木显?#24187;?#24819;到旁边还有埋伏,顿时一剑刺空。当然,以他对秦刚的了解,秦刚应该不会暗中设伏谋害自己。可是,他立马?#21482;还?#26469;一想,秦刚连自己的父亲、他的授业恩师都敢杀,又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他现在,已经不是?#32972;?#37027;个对自己关怀备至的二师兄了,而根本就是一个星剑门的叛?#21073;?#33258;己的杀父大仇人。

        然而,欧木又想错了,那个埋伏之人,竟然不是要对付他,而只是?#37096;?#20182;剑招之后,便率?#21364;?#31206;刚逃走了。

        “想走,我还没同意呢!”欧木大喝一声,自然是不想放秦刚和另一个人离开。

        欧木已经看出,来救秦刚之人,竟然是一个女人。因为那人来势较快,而且根本没有跟自己照面,欧木也没看清她是谁。不过,从她的身影来看,倒是与当晚刺杀黎长老的女人有几分神似。

        “正好,凶手都到齐了。”欧木这样想着,更加不想让他们离开了,剑锋紧随其后。

        可是,他才追出不远,突然一股强势力道,直接迎面袭来。

        欧木见对方来势凶猛,而?#20063;?#19981;是师兄秦刚的内力,于是不敢大意,只收住身影,全力拍出一?#23567;?#21487;是对方劲道刚猛,自己的掌力拍出,顿时被激得烟消云散,余劲还将自己震得连?#23435;?#27493;。

        “圣气功,难道是盛凌人。”欧木显然大惊道。

        可是,再一看眼前,却一人也无。不仅秦刚和那女凶手早逃走了,连刚才对自己出掌之人,也一并没了踪影。

        欧木早就听说盛凌人已经被朝庭囚禁了起来,所以他暂?#34987;?#19981;知道,圣殿之中除了盛凌人,谁还练过圣气功。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 <meter id="blbug"><delect id="blbug"></delect></meter>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 <code id="blbug"></code>
    <nav id="blbug"><object id="blbug"></object></nav>
  • <meter id="blbug"><delect id="blbug"></delect></meter>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label id="blbug"><button id="blbug"></button></label>
  • <code id="blbug"></code>
    <nav id="blbug"><object id="blbug"></object></nav>